校長信箱 | 舊版回顧 | English

您現在的位置 :

首頁科大學者正文

劉波:安家泰山腳下

發布時間:2019-06-24  點擊:


我55歲那年,剛剛調到山東礦院工作,組織上讓我負責校園建設的工作。

萬事開頭難。接到任務后,一系列的問題擺在我的面前:任務從哪里開始?建校條件是否具備?具體工作怎么開展?……帶著這些疑問,我進行了實地考察。

建校的地塊靠近泰山景區,背靠五岳獨尊的泰山,北面是虎山水庫,依山傍水。優越的地理位置讓我發自內心地高興。但經過認真勘察后,我又犯難了:辦大學可不像建一個小村莊那么簡單!這個地方四周都有建筑了,被圍在中間,可用的土地面積太小,建校受到很大的局限。另外,在泰山腳下建樓,當時規定最多只能建四層。這樣一來,往四周擴擴不出去,往高里建也建不上去,如何才能保證充足的建筑面積?并且,在其他地方搞建設,實現“一平三通”不是什么難事,但在山腳下,坡度大、山石多,“一平三通”就不那么容易了。那個年代,水、電也難以保障——電說停就停,自備發電機也難以確保正常的用電量;水就更加稀缺了,飲用水都是地表水。不光我們缺水,八十八醫院、煤療、林校等周圍的單位都缺水,就連最基本的洗澡水、刷碗水都很難弄到。廁所也是個很大的問題,當時老百姓住的都是平房,老百姓家里都沒有廁所,用的都是公用廁所,臭氣熏天。

面對重重困難,我心中只有一個想法:再難也要想辦法建!

建設的第一步就是拆遷。當時,地面上有一些50 年代的平房,還有一些臨時搭建的棚戶。要拆遷,這些住戶怎么安置?再難的事還得依靠群眾,跟老百姓商量。這和戰爭年代在山溝里搭建營地一樣,離了群眾什么事也干不成。于是,就由各方面推選代表成立了一個委員會,來集體商議拆房、建房、分房等相關事務。當時,書記、院長專門找我談話,要求我在分房工作中嚴格把關,絕對不允許出現送禮、打招呼、走后門、說好話等不正之風。我痛快答應,也是嚴格執行。后來,為了調動老百姓搬遷的積極性,經委員會認真研究,給老百姓允諾:誰先拆遷,建房后就先給誰分房。這樣一來,老百姓慢慢就配合了。

拆房子也需要花錢,雖然都是一些零星的支出,但積累起來卻是一個不小的數目。后來,大家琢磨出一個辦法,讓農民生產大隊負責拆房子,拆出來的石頭、磚瓦、木頭都讓他們拉走。一計算,這樣下來比雇工人要合算很多,還不會造成浪費,大家都高興。在廣大群眾的大力支持下,拆遷、分房問題順順利利解決了。

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沒少跟老百姓打交道,同時也也得到了老百姓的熱情幫助和支持。我深切地感受到:做工作要充分依靠群眾、發動群眾, 再大的難題都可以解決。

拆遷工作結束后,就開工搞建設。由于建設任務重,工期緊張,建設工作熱火朝天。但,即使如此,學校也沒有耽誤教學和學生培養工作。

就這樣,山東礦業學院就在泰山南麓落下了腳,并一天天發展、壯大起來。

(注:劉波,原山東礦業學院副院長,現已退休。)(講述:劉波 整理:許志偉)


資料圖:劉波(第一排右一)在爆破所基建工地

 

世界杯足彩